御寵驕妃,你有喜了

作者:帝師

字數:152.9萬字

最近更新時間:2018-07-31 13:29:40

穿越重生正劇大團圓 已完結
作品簡介目錄

  她是懦弱無能的凌王府二小姐,一朝重生,收拾起渣男渣女絕不手軟!   他是驚才絕艷的慎王府世子爺,一朝得勢,敢欺辱他的媳婦絕不放過!   在他的面前,她是抱抱親親求撲倒?不,趁早遠離免得被禍害。   “小姐,你有喜了!”   “胡說,男人都沒有哪來的喜?”   世子爺安靜地坐在一邊,“若你為難的話,本世子替你認了這孩子?!?   她崩潰了,別說沒有,就算是有了本

這貨很明騷 2019-07-19 23:29:50

加油↖(^ω^)↗

0 0
費米 2019-03-21 22:10:08

人類的本質是什么?當然是復讀機加鴿子精啦!如果你為了看到人類的本質而去閱讀【人類起源】【物種起源】【時間簡史】【人類簡史】【金瓶梅】等名著豐富自己的人生,不如閱讀一下本書和一個巴黎街頭流浪的365線作者的【總有變態想追我】,相信你會得到很爽的感受,365線作者跪求,你要是去看,我就直播剃頭??!

0 0
三分月 2018-07-28 11:16:08

先收藏,改日細品,看我能入坑多深哈哈哈哈,超有創意的感覺,害我莫名就想學起來哈哈哈哈

  • 帝師: 別學,我因為章節被駁了好幾次……
  • 三分月: ????好吧……話說小男孩你怎么現在才回我呀,這都快一個月啦
  • 帝師: ??反應慢半拍,隔一段時間才會回評論
  • 三分月: 好吧,不過大大能夠回我,我還是很開心的
1 4
楦兒 2018-07-27 14:40:13

越來越慘

  • 帝師: 是有點
0 1
肥肥飛不動 2018-07-09 10:06:32

????

  • 帝師: 么肥肥
0 1

查看更多評論

相關推薦

霍教授暖妻有道

作者:帝師

被人算計失去清白,遭自己教授強迫! 為救兒子,她嫁給A市最恐怖的男人,高調舉行世紀婚禮,本該恨她入骨的男人卻步步逼婚,夜夜纏綿! 霍教授說,“父債子還,情債肉還!”

毒妃嫁到:病嬌皇叔又醋了

作者:帝師

穿越成公主,說她惡毒,說她貌丑,那她偏要頂著一張丑臉作惡到底了。 惡姐偽善?不怕,撕了她的臉。 生母偏心?不怕,我有皇叔疼。 可她到死都不會想到,那位病嬌皇叔根本就是頭大尾巴狼,吃人不吐骨頭,她惹了就得負責一輩子。 “叔你輕點,疼……” “少廢話,繼續背書,再墨跡家法伺候!”   從此,她的日子過得水深火熱,那叫一個生不如死啊……

絕色王爺的傻妃

作者:暖伊芯

一個被世人嘲笑的癡傻相府大小姐。 一個深不可測體弱多病的王爺。 她時而瘋瘋癲癲,時而傾國傾城, 他人前體弱多病,人后似如猛虎, 當腹黑的大小姐遇上無恥的王爺, 兩人會擦出什么樣的火花? 新書《盛妝嫡女:神秘王爺套路深》已上線,歡迎跳坑! 一世重生,練就十八般武藝整渣男! 什么?錯怪他了,渣男不渣? 那身邊這個一直跟隨的冷酷暖男要怎么交代? 系統崩潰:那你到底選哪個……預知后事,敬請期待!

妖臣撩人:皇上請您自重

作者:芙魚

(女扮男裝)前世吃盡渣男虧,血浸滿門,她被活活氣死。 今生重生成京城第一紈绔,一日看盡長安花。 渣男賤女盡管來,整不哭你們算我輸。 惡毒繼母和婊妹?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。 功名、利祿、還有成群結隊攀交情的王爺公子哥兒,她春風得意馬蹄疾。 但……她發誓她再也不沾酒了??! 某日早上酒醒,她發現旁邊是當朝第一俊顏冷心的九五至尊…… 小腿有點打顫…… “皇上,臣,臣不是故意的?!? 皇上俊眉一挑:“哦?可朕是故意的?!?/p>

傲嬌世子妃:王爺跪下唱征服

作者:悠小姐

重回12歲那年,云拂曉為父親博官位,為娘親博寵愛,為幼弟博前程,為自己求心安,但卻不曾想招惹了最桀驁不馴的慶國公世子。 整個京城的未婚少女們,整天想的便是怎樣將他給撲倒;而他想的卻是,怎樣才能將她給拐回家。 國公府里,終于被娶回家的某人,剛空閑兩秒,一大堆下人來報: 管家甲:“世子妃,圣上有意將公主下嫁我們國公府?!?小廝乙:“世子妃,尚書府的大小姐對我們家爺思念成疾,鬧著要上吊?!?丫頭丙:“爺剛去街上走了一趟,城西的寡婦鬧著要改嫁?!?云拂曉:…… 某位爺,便默默地跪到墻角,舉起雙手豪氣云天地高唱“就這樣被你征服……”

凰妃九千歲

作者:芙魚

(女扮男裝)她是浴血沙場的修羅將軍,戰功赫赫,卻被摯愛之人構陷為通敵叛國、意圖謀反的‘奸佞’!滿族慘死! 奸佞? 那就睜大眼睛好好看,何為奸佞! 且看她搖身一變,成為了權傾天下,令人聞風喪膽的第一奸臣! 害她的、恨她的、背叛她的,一個都別想跑! 又構陷‘忠良’,縱奴行兇,強占民女,還要逼著一代名臣跪下叫她爺爺…… 有人不堪折磨,告到了皇上面前。 卻見皇上眼睛一斜,嗤道:“朕寵的!” 告狀之人頓時嚇得屁滾尿流,從此之后,再無人敢招惹她! 只她在外頭囂張跋扈,回到宮中,卻被某人按在榻上,花式懲罰。 惡貫滿盈的某人腿都軟了,乖乖認錯。 他卻附在她耳邊:“無礙,你作惡一次,朕罰你十次,你作惡十次,朕罰你千次……讓你永生永世,都只能被朕愛著!”

重庆时时分析手机软件